阿暖

天马行空无逻辑,温柔而孤独,懒散又认真。
旅行,拍照,写东西,涂鸦。
义无反顾,奋不顾身。

她送他们上了车。

儿子从城里回来,说是城里有所学校可以收农民工的孩子,打算把孩子接过去城里边儿念书。

她没读过书,不懂这些,也不知道哪里好,可是想到孙子可以不用为了去学校每天在山路上来来回回,她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只是她听打工回乡的同胞说城里车辆多,霎时又觉得放心不下。

她一言不发,在屋子里进进出出,手足无措,磨蹭了好久,忧心忡忡地把孙子的东西收拾好了放进篮子里,出家门的时候,她回头看了一眼,空荡荡的。

她叹了一口气,回头快步跟上了走在前面儿子。

车走了,篮子也空了。

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从口袋里掏出了烟斗和打火机。

天色不早了,她也不急着回家,安静地望着车子离开的方向,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烟。

评论(10)

热度(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