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暖

天马行空无逻辑,温柔而孤独,懒散又认真。
旅行,拍照,写东西,涂鸦。
义无反顾,奋不顾身。

老人家在门口站了很久。

少说有半个钟头了。

儿子承包了子弟学校的重建工程,这是第一次。

他担心他做不好。

“大叔,我们一起进去看吧。我已经跟门卫叔叔讲好啦。”

他眼睛一亮,随即突然低下头,想了好几秒,他抬头看向我,尴尬地笑了笑,摆摆手说:“不了,不了,我就不进去了,省得被儿子看见了又说我多事。”

我笑笑,转身自己进去了。

包工头大哥看见我的时候冲我友善地点头示意,看见我手里的相机,他问我:“妹子是记者?”

我摇摇头。

“对了,外面是不是有个老头子在偷偷看我?”

“咦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因为是父亲,所以牵肠挂肚。

因为是儿子,所以了如指掌。

评论(69)

热度(3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