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暖

天马行空无逻辑,温柔而孤独,懒散又认真。
旅行,拍照,写东西,涂鸦。
义无反顾,奋不顾身。

放眼望去,视线里那些新修的水泥地全是他一个人抹平的。

包工头大哥不忍心,给他放了一个凳子在旁边,让他休息会儿。他只是礼貌地笑笑,低头继续干活儿。

隔着新修的水泥地,我扯着嗓子问他:“大哥,这么大的活儿,干嘛不多找两个人一起呢?你一个人做也太辛苦啦。”

他未停下手里的活儿,继续弯着腰,一边抹地一边告诉我:“本来有个同伴的,他家里出了点事儿回去了,他们也说再找两个人给我搭把手,我没同意,我们那点工钱,多几个人分分就拿不到多少了,现在孩子大了,不比以前,用钱的地方多哩,我得抓紧赚呐。”

我在工地上呆了很久。

凳子在一旁孤零零地立了很久,他一直在埋头干活儿。

末了,我终于见他起身,因为身子弯太久的缘故,他的双颊有点缺氧般的绯红。

他淡淡地对包工头大哥说了一句: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

评论(14)

热度(96)

  1. 西风阿暖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苏浮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