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暖

天马行空无逻辑,温柔而孤独,懒散又认真。
旅行,拍照,写东西,涂鸦。
义无反顾,奋不顾身。

我在派出所的公告栏下面,一回头看见了她,一位慈祥的老奶奶,以这样可爱的姿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

她在等着拿新的身份证。

民警从里屋出来,匆忙递给她身份证,她手一抖没接稳,“啪”,身份证落在地上。

我快步跑上前为她捡起,她笑呵呵地接过身份证,用手指着出生年月,说:“你看,我是1934年出生的,81啦。”

“我们那会儿穷啊,饭都吃不上,我还记得解放军来的那年,村里的人都吓坏了,全往山上跑,他们就在后面追,边追边喊,‘别跑啦,我们是来扶贫救弱的’。”

“现在国家政策好啊,还把钱送到家里,养老保险,低保,还有八十岁以上的补贴,每年一共有一千八,够我花啦。”

“奶奶,家里边儿只有你一个人么?”

“对啊,你别看我八十多,我还种地呢,一会儿回家还要去砍玉米杆子。我看见村里那些老伙伴们整天坐那儿,没事儿就打瞌睡,我就想给自己找点儿事做,多活动活动筋骨,这样健康哩。”

“家里孩子们呢?”

“孙子们在外面儿读书,儿子和儿媳在北京打工,早些年家里日子紧,我帮他们管着钱,那会儿对儿媳妇太严厉,她心里一直有隔阂,现在儿子也做不了主了,他们就每年过年才回来一次,回来了也不怎么理我,不过我也不愁吃的,有国家哩。”

我呆呆地看着她。满脸的皱纹,像一朵覆盖在脸上的向日葵,苍老却充满活力。

突然想起我的老祖,我在印度的那年,她突然去世了,我没能见她最后一面。心里无法弥补的遗憾自然是说不出的。

人老了都是会孤独的吧,就想有个人陪自己说说话。

我静静地听着她说了很久很久。

末了,我牵着她的手送她到街口。

“奶奶,长命百岁啊。”

放开手的一瞬间,我看见她眼睛里蒙上一层白雾。

我心头一酸,赶紧转身离开。

再多一秒,我怕自己忍不住。

评论(30)

热度(1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