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暖

天马行空无逻辑,温柔而孤独,懒散又认真。
旅行,拍照,写东西,涂鸦。
义无反顾,奋不顾身。

他是子弟校的门卫,这校门一守就是好多年。

就靠着这门卫工资,他供出了一个大学生,儿子争气,大学毕业后在城里找了份儿像样的工作,谈恋爱,结婚,买房,生孩子一气呵成。

大家都很羡慕他。

今年子弟校重建,他不肯跟儿子去城里住,还是坚持要住在子弟校的门卫室里。

儿子怕他寂寞,就让放暑假的孙子过来陪他住一阵子。

他去给工地打小工,80块钱一天,给活泥浆的师傅提水,从小水池子里舀满一桶水,然后穿越子弟校的大操场,送到侧楼的二楼。

一桶又一桶,他在操场里来回穿梭着。

孙子很生气,说他不肯去城里住原来是为了留在这里赚小钱,父亲每个月都会给爷爷很多钱,家里并不缺钱,孙子说他爱钱如命,不爱惜自己的身体。

孙子跟他大吵了一架,他一言不发,低着头继续从小水池子里舀水,一下,一下。
末了,提起满当当的水桶慢慢走远,步履蹒跚而坚定。

他告诉我:“校领导跟我说,等子弟校重建好,就让我退休。”

他的眼神突然之间暗淡了下来,微微垂下头,叹了口气,提着水桶走远了。

评论(26)

热度(86)

  1. 沧海清净阿暖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