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暖

天马行空无逻辑,温柔而孤独,懒散又认真。
旅行,拍照,写东西,涂鸦。
义无反顾,奋不顾身。

《洗菜厨子、掌勺厨子和学徒厨子》


有人说,一个好的作家能让人联想到生活。
然而我只是一个写故事的人,我的目的是,读故事的人能从我的故事里联想到自己。

洗菜厨子洗了二十年的菜。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他一边洗菜一边看着掌勺厨子做菜,随着时间,他深知每一道菜的制作过程。
因为偶然的机会,洗菜厨子升级为掌勺厨子。
然而一道菜好吃与否的决定性因素是选材、用料、火候与盐度,制作过程只是可再创作因素。
洗菜厨子毕竟是洗菜厨子,因为没有真正掌过勺,所以当他真正的开始掌勺,他发现自己其实掌握不好每道菜的火候与盐度。
洗菜厨子开始担心,自己已经不再年轻,而且自己还是家里唯一的支撑,如果因为自己做不好菜而砸了招牌,那么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获得的权、利、地位,这一切都将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怎么办呢?他想到一个办法,因为他知道制作菜的过程,何不招一批学徒厨子?第一,招学徒厨子成本投入低,省钱;第二,自己可以告诉学徒厨子如何做菜,让学徒厨子去做,自己还能落得个满身清闲。
如果学徒厨子把菜做好了,名声全是自己的,如果学徒厨子把菜做砸了,自己也能把责任推个一干二净,可以说是学徒厨子悟性不够,没有天赋不适合做菜,或者是太自我太叛逆,不听话自己瞎做菜才搞砸了。(反正当今社会每个单位出了事都是实习生的错。)随着大流顺水推舟,何乐而不为?还能趁机掩饰住自己其实不会做菜的事实,从而保证自己的权威。
那么问题来了,洗菜厨子招来的学徒厨子是个奇葩,脑子里有千奇百怪的想法,喜欢创新,同时也极具洞察力。
学徒厨子发现洗菜厨子老是本本主义,经验主义,照搬照抄,而且还将思想强加于他人,最重要的是,他发现洗菜厨子根本不会做菜。
于是学徒厨子对洗菜厨子失去信心,开始自己琢磨,自己学着独立地去做菜,他做了很多难吃的菜,跌跌撞撞却也在缓慢成长。
洗菜厨子觉得自己控制不住学徒厨子,而且眼看着生意不如预期的好,心里开始慌了,心想,再这样下去可不行,然后他又开始想办法。
何不找个有十年经验的掌勺厨子来?第一,论资历,自己有二十年经验,倚老卖老还压得住十年经验的掌勺厨子,第二,毕竟是掌勺厨子,而且有十年经验,可以稳住招牌,同时也稳住自己的名利与地位,这么想来,找个十年经验的掌勺厨子过来撑场实在是当下的万全之策。
于是乎,有十年经验的掌勺厨子被找来了。
掌勺厨子毕竟是掌勺厨子,即使不如二十年经验的掌勺厨子那样技术已经炉火纯青,但是对于每道大菜小菜却也是信手拈来。
十年经验的掌勺厨子,开始手把手教学徒厨子做菜,从选材,用料,火候到盐度,一一讲解、示范,并让学徒厨子去实践。
学徒厨子感觉豁然开朗,眼看着自己快速在成长,心里就一个字,服。

再扯点闲话。
经验可以规避很多可预见性的错误,我承认阅历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一些经验,但阅历并不全等同于经验。
有人说:我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盐还多。
或许吧,可是你用大半辈子走了那么远,也没见你就过好了这一生,你一样有很数不清的遗憾和未达成的心愿。
我喜欢把看不起年轻人的行为理解为嫉妒,因为他们不再年轻,年轻人可以去闯,去追,毫无顾虑,失败了大不了重新开始,毕竟还年轻,年轻就是资本,该狂的时候就得狂。而他们不再年轻,他们有家庭,有责任,不敢轻易去尝试有挑战性的事,因为一旦失败,将一无所有,很难再从头开始,毕竟已经不再年轻。

年长人和年轻人为何就不能好好相处?年轻人学习年长人的经验,年长人结合年轻人的新思想,一起用经验规避一些错误和风险的同时获得创新,何乐而不为?非要弄得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,何必。

评论(4)

热度(15)